欢迎来到广东东莞律师顾问网!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东莞律师顾问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刘运波律师 刘运波律师,法学本科、法学士、中共党员,曾任某人民法院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庭长、办公室主任等职务。从事过刑事、民商事、行政审判工作。承办过的案件千余件。积累了丰富的司法经验。辞去公职以后,曾先后在湖南骄...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刘运波律师

电话号码:0769-23366601

手机号码:13825721185

邮箱地址:83640939@qq.com

执业证号:14419200610867480

执业律所:广东桥达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东莞市东城区鼎峰卡布斯A1110-1115室

成功案例

打砸赶不走租客竟放火烧

昨日,东莞长安纵火致4人死亡案在东莞中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公开开庭审理,15名被告中的7名昨日一一出庭受审。

庭审中,两名主犯相互推诿,坚称是对方所提议纵火,而对于是谁指使进行第二次纵火的恐吓行为,两名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也大相径庭。该案今日将继续开庭审理,本报将持续关注。

因店铺租期致纵火惨案

据检方公诉,长安乌沙社区步步高大道177号利轩楼为戴某轩、李某珍夫妻二人所有,将该楼4号铺位租给汕头人陈某泉经营廷达百货店,合同期限从2012年8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

2013年5月下旬,房东夫妇想将利轩楼违约收回重建,与陈某泉协商未果。夫妇俩请东莞市保安服务公司第五服务部股东、戴某轩的侄子戴某兄及该服务部经理陈某光帮忙收铺,并称事成后给服务部一定报酬。陈某光随后指使服务部保安大队长周某龙带人采取打砸等方式逼迫陈某泉搬走,以收回店铺。

2013年5月27日21时,周某龙纠集杨某、罗某志等人打砸廷达百货店,并殴打了店主陈某泉。5月29日20时,陈某光指使周某龙继续带人逼迫店主搬离。周纠集杨某、万某波等人,经杨某提议后决定通过放火方式恐吓陈某泉,杨某和万某波一起购买了汽油。次日2时许,上述人等带汽油到涉事商铺门口。杨某拉起卷闸门倒入汽油并点燃。

火灾致使店主陈某泉妻子赵雪燕(女,殁年31岁)、儿子陈嘉鑫(男,8岁)、陈嘉俊(男,5岁)及弟弟陈汉炎(男,31岁)死亡。经法医鉴定,四死者均符合生前烧死。

焦点一:

谁提议放的火?

杨某:周某龙提出要用纵火方式继续恐吓陈某泉,要先打砸再放火

周某龙:当时处于醉酒状态,无法回忆起是谁提出纵火

其他案犯:周某龙与杨某一起商议纵火事宜

据多名被告供述,纵火所用的汽油,是由杨某从周某龙所驾驶的摩托车里抽取出来,装进1.5L的矿泉水瓶里,并最终由杨某实施纵火。然而,昨日,在庭审中,究竟是谁最先提议纵火,杨某和周某龙却各执一词。

杨某称,在第一次打砸恐吓后,周某龙提出要通过纵火的方式继续恐吓陈某泉,并且要先打砸再放火。当天晚上,周某龙纠集了在场的其他被告人,一起商议计划如何实施。对此,周某龙矢口否认,称纵火不是自己提的,他当时处于醉酒状态,无法回忆起是谁提出纵火。

此外,杨某称,纵火所用的汽油是周某龙给钱买的,周某龙则说:“没有的事”,辩解称只记得是杨某从自己身上拿了车的钥匙,并非是他主动给杨某的。

但多名被告人均在法庭上表示,当晚有看到周某龙在与杨某商议纵火事宜,且在杨某一开始仅带回一个百事可乐的小瓶子时,周还称“太小了”,让杨再去换个大的,于是,杨再次去取回了一个1.5L的大矿泉水瓶。

对于纵火时周某龙是否在场,周某龙称,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到过案发现场。然而其他被告人的供述却并非如此。

杨某称,周当时驾驶摩托车一起到了案发现场附近,周就在百货店的对面数十米。被告人宋某伦、万某波的供述也与杨的供述相符。多名被告人均称,周在电话中得知杨已放火后,还在电话中称赞道:“干得漂亮!”

焦点二:

谁提出再次恐吓?

陈某光:周某龙擅作主张,自己并不知悉

周某龙:一切都是依照陈某光的指示所为

第一次打砸,周某龙供述是陈某光所指使的,后者表示对第一次打砸认罪。对于第二次纵火的恐吓行为,陈某光则坚称是周某龙擅作主张,自己并不知悉。

周称,他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依照陈某光的指示所为。“30号晚上,陈总叫我去他家,让我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在一周内搞定这件事。”周说,陈还让他们要比上次搞得更狠一点。

“我知道他们已打砸过一次时,就明确叫周某龙不要再去搞。”陈说,29日晚他曾和周见过面,他自己完全没提及还要不要做这件事,反而是周三番四次询问他还要不要继续做下去。

陈某光还表示,30日的纵火案他一直不知晓,直到公安机关出现在他面前他才知道这件事。对于为何要离开东莞,他称的确想躲一下,“我怕27号的事会牵连到我身上,但我真一直不知道是周他们放的火,还烧死了人。”

关注5·30长安纵火案

受害者家属:

我生不如死

昨天,当在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该灭门案的主要受害人陈某泉难掩情绪激动,当庭站起来痛诉,这个案子的主谋就是戴某轩夫妇和他的侄子戴某兄、陈某光4人,“死的是我的妻子、2个儿子,还有弟弟,现在我已经生不如死!”陈某泉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擦眼泪,“如果没有亲戚朋友的帮助,如果不是要为妻儿二弟讨回公道,我真的早已不想再活着。”

陈某泉说,自从去年5月30日事发之后,至今近1年多的时间里,他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不管是白天工作,还是晚上睡觉,他妻子、两名年幼而可爱的儿子及二弟的身影总是不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一次又一次,他在梦中惊醒。

“这近一年时间里,我心中一直想做的事情,就是盼到妻儿惨案法院可开庭,通过公平公正的法律手段来将犯罪嫌疑人定罪,受到应有的惩罚。为死去的一家讨回公道。”陈某泉说,事发后,他母亲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茶饭不思,身体每况愈下。有一天,摔倒在地,腰椎被摔断。至今仍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这次开庭,母亲一再要求前来法庭听审。但出于种种考虑,他们一再劝说让母亲在家等候音信。说到此,陈某泉再一次落泪。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手机号码:13825721185

联系地址:东莞市东城区鼎峰卡布斯A1110-1115室

Copyright © 2017 www.gddg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科技